拖了很久一直沒動工,也沒想過有兩個事件會連結在一起成為寫這篇文的動力

一是那個說學校很多人等著看它們系所笑話的情慾流動系

二是殺害學妹還瀆屍,最後判他可教化

 

這兩件事都很可怕

 

在談這兩件事之前,還是必須先花點篇幅闡述一下科技世代與過去的不同

尤其在霸凌這件事上

科技不發達的年代,在學校被霸凌,你也不是整天會被牽扯在那些人之中

(除非連補習都在同個環境;如果家裡環境允許,也有在補習的話)

當然也有些是被霸凌又整天跟那些人混在一起(或半被迫)

 

科技世代,交友、通訊軟體盛行

被人際關係綁架,害怕在交友圈中被排擠的心態發酵

在現在孩子成長中很容易是種難以不受影響的壓力

(有些人是害怕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說了什麼話再遭排擠

 有些人是要表現他的社交廣泛、影響力強,喊水會結凍,周遭人群風向隨他帶

 讓他不爽或他有心弄你,就輕易能形成讓你格格不入的氛圍,

 輕易形成你打不進,你得不到任何資訊的圈子)

至於被霸凌者就更不用說了

先前那個升國中看分班名單得知又跟國小霸凌他的那些人同校(忘了有無同班)

(主要是因家貧被霸凌)

那個小男孩自殺了

 

近十年來,少子化+網路發達,小孩子在學校認識的人是遠跨年級的

而且小孩子只是在學校知道這人或是朋友的朋友,fb加一加隨便就各年級各班都有

fb上接觸很簡單,小孩子也不太會"你誰啊" 或 "找對方講話會不會被覺得很奇怪"之類的迴避

這與三十歲以上的世代所知環境差異甚大

尤其國小國中都在同一個環境的,不會去想說所謂"認識"或"朋友" "同學" 要界定什麼

 

要真正完全脫離被霸凌的環境,在現在的科技社會很難

(若家中環境許可,轉了學,小孩子可能也不懂得隱藏自己網路上的資訊,或者被仍有聯絡的朋友透出

 若家中環境不許可,那小孩又怎麼敢說這種怕徒增家長困擾的事?)

 

回到這兩個事件

情慾流動系所這事很可怕,首先是他們系所結合了系上就業、或系外充滿系友任職的政治結社

讓這系所的生態不僅奇特,其中牽扯也遠超乎一般人認知

受害者隨即必須看著幾年下來的同學,一瞬間選邊站之外,還會有幫對方說話,甚至攻擊、汙衊自己的言論

這些都是平時校園生活中的同學

"他看起來不像那種人" "他不像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"  "我相信他不會做這種事"

受害者只有一個,但他必須看著自己周遭的"同學"說著這種話

 

更不要說後面那什麼系友回來發癲的公審大會了

這事件中更可怕的是:在資訊已經十分透明的年代,竟然還敢這樣搞? 還是個學校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過去有沒有這樣的事情就被壓住完全沒見光的?

 

殺了學妹的 "可教化的,他人眼中暖男"

人被殺死了,新聞播著犯人身邊的師長同學一個個說著我上面寫過的那些話

"他看起來不像那種人" "他不像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"

唯一面對他暴行、最清楚他暴行,被殺死甚至死後再被侵害的受害者死了,無法為自己發聲

而說著那些話的師長同學,有想過被害者家屬聽聞這些話心中的感受?

在我來說,講那些話的人已經十分可惡

 

任何事情,無論大小,台灣都常常有人拿別人家教育說嘴(刀刀家的人,刀刀的粉絲剛好也都...嗯)

但事實上最大的一種教育問題是  

"瞎挺家人、朋友、周遭的人,無論如何都要緩頰一下以示忠誠那種意味"

(回顧一下每出事必有女兒發文的幾些事件)

當受害者也是周遭的人時,這種民情(?) 文化(?) 更顯得人性醜惡

 

 

難道說,這些受害者都是所謂的系邊,所以周遭的人如此反應?

別鬧了

 

你在這些人中把邊不邊緣看得很重要?  在這些人中不邊緣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嗎?

在這些人之中的人際關係有任何意義?

你打入這些人的圈子中,然後當發生事情的人不是你,你也要跟他們說著一樣的話嗎?

喔,沒遇到事情前,你不知道這些人是這種人

 

對於前面我說很可惡的那些話

講句難聽的話

 

"請問,有誰是看起來會做那種事的人嗎? 舉個例好不?"

有人覺得某人看起來覺得會做那些事,然後那人就真的會做那些事嗎?

這樣的眼光、看法會製造出什麼氛圍與言論?

"他看起來讓人那樣覺得,是你有問題還是他有問題?"

 

盲從很可怕;在一堆盲從的人之中,你還拼命想打入他們,那更可怕

創作者介紹

豪爽&熱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